「豆Dad話真理」

[新到記事一覽] [關鍵字檢索] [管理用]

投稿時間:2010/04/21(Wed) 17:48
投稿人 :豆Dad
所屬區域:
網址  :
標題  :Re: 基督徒的政治觀

茵:


 


多謝你的提問,尤其對一個素未謀面(?)的人,我只是一個對聖經很有興趣的基督徒而已,政治學(甚或政治神學)都非我所長,所以思考了一段日子,仍未能下筆。既然說一起研究,就分享我所想到的吧。


 


先討論羅13:1-7。吳宗文牧師對經文的見解我基本上是同意的,即一般而言,基督徒對政府的態度應是順服的,因為它的權柄是從神而來,而基督徒應讓政府發揮其賞善罰惡的功能。有人對這段經文提出另一種理解,因當中提到當權者的權柄是來自神的,因此應該在神的權柄之下,故此我們應以神的準則看待它。所以,順服政權並不是絕對或無條件的,徒5:29出現一個反案例(「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」),就是當權者與神的榮耀作對,或在破壞神的秩序時,基督徒便可採取反對的態度;不過我認為使徒行傳這段經文能否引伸至「革命」的激烈取態仍有一段距離。如果我們了解昔日羅馬政府對基督教這「新興」的團體有許多疑惑、甚至迫害時,保羅仍教導這種順服的取向,証明這種基本態度是不應隨便放棄的。吳牧師認為這是一種「積極」的順服意義,有一定的道理。


 


所以你的問題很有意義,一個政權應該「不公義」到甚麼地步,基督徒才合理地採取「消極抗議」、「公民抗命」,甚至「革命」的態度?今天的香港政府是否「不公義」(例如漠視貧富問題、懷疑官商勾結、政治立場)到了一個必須實行「消極抗議」或「公民抗命」的地步?不同的人一定有不同的立場和論點,似乎聖經對這議題沒有清楚的說明,所以我也很難作結論。我個人看來,似乎未到這個地步(當然這仍可繼續討論);不過我們理應為這政權不公義的地方極力禱告,用各種合法的方式竭力表達我們的立場。


 


吳牧師另外的看法,是今天某些所謂「民主人仕」,其實是「暴民政治」;我們應怎樣看待一些議員「粗暴」的議政方式(掃^、搶咪、粗言俗語等)?它是否「文明」很視乎當時的社會文化氣息,吳牧師不喜歡,認為這違反了「以善勝惡」的原則,背後好像說粗暴行為是惡的,我覺得恰當地說,這行為只是不禮貌或不斯文而已,我個人也討厭,但不表示這一定是錯的(我有些基督徒朋友亦認為若不這樣,政府就不會聽,媒體就不會播,所以接納這種激烈行為),不過,這種行為現實上要付上代價:社會人仕會怎樣看這群議員?為了增加上鏡率卻令自己在巿民中失分吧。


 


納粹政府當然不是一個公義的政府(所以就產生潘霍華這種基督徒革命行為),不過說「吳宗文就係鼓勵大家支持一個不抽煙、不喝酒、要求女士莊重自守、嚴禁色情刊物、指斥同性戀﹑在議會斯文溫和的政權﹐但絲毫唔講政權點不義﹑點欺負窮人」來等同他是像支持納粹政府般,是不公道的。我看吳牧師的文章,他對政治的立場和理解遠超過引文中展示的狹隘思想,的確,早期一些基督徒只重視個人和道德的改進,漠視了「行公義,好憐憫,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」(6:8)的群體表現,但吳牧師是否『絲毫唔講政權點不義﹑點欺負窮人』?鼓勵要順服掌權者不等於抱這心態。


 


所引吳牧師文中的一句:『以極多的空票來展示我們的不滿』是我未能同意的地方。如果他真的不認同「五區補選」為「公投」,就不如不投票了,因為投空白票表示沒有一個合適的參選人,但卻同意這是一個合理的選舉(甚至令人認同這是一個公投);不知這是否吳牧師心裡的意思?


 


說了頗長,不知你認為怎樣才算是一個公義的政府?倒很想聽你看政治學和聖經的矛盾地方;繼續一起研究。


 


Dad


 


以下是關於這個討論題目的回覆。

請填寫下面的表格來回覆這編文章。

姓名(中文全名)
所屬區域
文章標題
(驗証) 請問豆爹姓什麼? (前言)
內  容
貴站網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