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回討論版]
文 章 一 覽

投稿時間:2010/04/10(Sat) 01:01
投稿人 :
所屬區域:
網址  :
標題  :基督徒的政治觀

DAD,我真的基督徒的政治觀有很問題, 我本身是讀政治學的,身邊亦有不少基督徒的同學,有一些甚至參與不少政治的運動。我經常會從他們口中聽到他們的宗教觀和政治觀不時出現了衝突,但當我深入問到究竟是什麼衝突的時候, 他們又不能很具體地告訴我。可能我還是在初信階段,因此對於聖經上的政治觀還是很不了解, 而且亦未感受到這個所謂的矛盾,衝突。


直至近日在互聯網看到不少對於吳宗文牧師言論的討論http://www.krt.com.hk/modules/news/article.php?storyid=6643 再次勾起我的好奇心。


吳牧師引述了保羅在〈羅馬書〉及其他書信中常論及信徒與政府之關係的經文


1)信徒不能為惡所勝,反要以善勝惡,因為不義的政治手段絕不能成就善之目的。


2)信徒要順服執政掌權者,原因是政府所代表的管治和秩序是神所肯定的。


3)信徒當尊重長官,因為他們是神的用人,為執行神賦予賞善罰惡之任務。


4)信徒要以繳稅納糧來盡公民之義務,扶助執政者作成神的工作和造福社會。


亦指出了基督徒應該順服一個"相對"公義的政府。當我閱讀下去的時候, 我便發覺他的言論興的政治觀的確有所衝突。的確, 他的說話我怎樣看都覺得於理不合 (在我而言), 但又有聖經的確據, DAD我首先想問的是: 當我們遇到這樣的問題(可能是爭戰呀), 作為基督徒應該怎樣做? 我們可以有自己的政治觀嗎? 縱然可能是十分激進的。而豆DAD你如何去理解一個公義的政府呢?

有網民就這樣說:


當年有基督徒去納粹德國開會﹐ 1934年參加柏林舉行的世界浸信會會議時,對納粹政府的「嘉許」:身處一個沒有猥褻色情刊物出售、沒有講述墮落幫派的電影上映的國家,真讓人舒一口氣。這個新德國燒毀了大量敗壞人心的書籍和雜誌,同時也焚燒了猶太人和共黨的書報。誠然,一個不抽煙、不喝酒、要求女士莊重自守、嚴禁色情刊物、指斥同性戀的政治領袖能壞到哪裡去呢!榮克語重心長地指出,邪惡是美善的寄生蟲,為要留住權位,執政者往往戴上面具、扮演良善。--- 吳宗文就係鼓勵大家支持一個不抽煙、不喝酒、要求女士莊重自守、嚴禁色情刊物、指斥同性戀﹑在議會斯文溫和的政權﹐ 但絲毫唔講政權點不義﹑點欺負窮人。


 那納粹政府是一個公義的政府MA?


以上種種都令我十分疑惑, DAD究竟基督徒的政治觀應該怎樣呢? 這全都是純粹討論, 無意挑戰,大家一起研究呀!=]]


投稿時間:2010/04/21(Wed) 17:48
投稿人 :豆Dad
所屬區域:
網址  :
標題  :Re: 基督徒的政治觀

茵:


 


多謝你的提問,尤其對一個素未謀面(?)的人,我只是一個對聖經很有興趣的基督徒而已,政治學(甚或政治神學)都非我所長,所以思考了一段日子,仍未能下筆。既然說一起研究,就分享我所想到的吧。


 


先討論羅13:1-7。吳宗文牧師對經文的見解我基本上是同意的,即一般而言,基督徒對政府的態度應是順服的,因為它的權柄是從神而來,而基督徒應讓政府發揮其賞善罰惡的功能。有人對這段經文提出另一種理解,因當中提到當權者的權柄是來自神的,因此應該在神的權柄之下,故此我們應以神的準則看待它。所以,順服政權並不是絕對或無條件的,徒5:29出現一個反案例(「順從神不順從人是應當的」),就是當權者與神的榮耀作對,或在破壞神的秩序時,基督徒便可採取反對的態度;不過我認為使徒行傳這段經文能否引伸至「革命」的激烈取態仍有一段距離。如果我們了解昔日羅馬政府對基督教這「新興」的團體有許多疑惑、甚至迫害時,保羅仍教導這種順服的取向,証明這種基本態度是不應隨便放棄的。吳牧師認為這是一種「積極」的順服意義,有一定的道理。


 


所以你的問題很有意義,一個政權應該「不公義」到甚麼地步,基督徒才合理地採取「消極抗議」、「公民抗命」,甚至「革命」的態度?今天的香港政府是否「不公義」(例如漠視貧富問題、懷疑官商勾結、政治立場)到了一個必須實行「消極抗議」或「公民抗命」的地步?不同的人一定有不同的立場和論點,似乎聖經對這議題沒有清楚的說明,所以我也很難作結論。我個人看來,似乎未到這個地步(當然這仍可繼續討論);不過我們理應為這政權不公義的地方極力禱告,用各種合法的方式竭力表達我們的立場。


 


吳牧師另外的看法,是今天某些所謂「民主人仕」,其實是「暴民政治」;我們應怎樣看待一些議員「粗暴」的議政方式(掃^、搶咪、粗言俗語等)?它是否「文明」很視乎當時的社會文化氣息,吳牧師不喜歡,認為這違反了「以善勝惡」的原則,背後好像說粗暴行為是惡的,我覺得恰當地說,這行為只是不禮貌或不斯文而已,我個人也討厭,但不表示這一定是錯的(我有些基督徒朋友亦認為若不這樣,政府就不會聽,媒體就不會播,所以接納這種激烈行為),不過,這種行為現實上要付上代價:社會人仕會怎樣看這群議員?為了增加上鏡率卻令自己在巿民中失分吧。


 


納粹政府當然不是一個公義的政府(所以就產生潘霍華這種基督徒革命行為),不過說「吳宗文就係鼓勵大家支持一個不抽煙、不喝酒、要求女士莊重自守、嚴禁色情刊物、指斥同性戀﹑在議會斯文溫和的政權﹐但絲毫唔講政權點不義﹑點欺負窮人」來等同他是像支持納粹政府般,是不公道的。我看吳牧師的文章,他對政治的立場和理解遠超過引文中展示的狹隘思想,的確,早期一些基督徒只重視個人和道德的改進,漠視了「行公義,好憐憫,存謙卑的心與神同行」(6:8)的群體表現,但吳牧師是否『絲毫唔講政權點不義﹑點欺負窮人』?鼓勵要順服掌權者不等於抱這心態。


 


所引吳牧師文中的一句:『以極多的空票來展示我們的不滿』是我未能同意的地方。如果他真的不認同「五區補選」為「公投」,就不如不投票了,因為投空白票表示沒有一個合適的參選人,但卻同意這是一個合理的選舉(甚至令人認同這是一個公投);不知這是否吳牧師心裡的意思?


 


說了頗長,不知你認為怎樣才算是一個公義的政府?倒很想聽你看政治學和聖經的矛盾地方;繼續一起研究。


 


Dad